你二十五歲,生活圈子越來越小。不再出門奔赴一場又一場的聚會,不想滿嘴跑火車地說著阿諛奉承的話,不想去刻意的經營表面關係,也不願在焦慮惶恐中入睡然後一大早被鬧鐘喚醒。孤獨是生活的禮贈,我愛我的自由。這個世界,總要有些人來做不需要被人理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