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發覺,越長大,越開始接受「人生多離別」的設定了,甚至開始善於送走形形色色的人和物。友誼的小船翻了也就翻了,得不到的東西沒有也就算了。其實也不是自己變得冷漠,只是在經歷過很多次道別、割捨、抉擇、遺失之後,現在對 [看慣背影] 比 [強烈挽留] 更加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