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前魯迅先生說的話,依然適用於今日之中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