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網

網站認證
2016年11月16日 16:20

【http://t.cn/Rfcb4ms】劉光裕:因為它真的是太搞太好玩了。用老美的話,就是有點離奇(quirky)。傳統意義上的科學類雜誌,都是給人一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感覺。每個字都懂,但連在一起卻不知道它再說些什麼。晦澀、生僻、無趣、難懂,幾乎成了科學學術雜誌的代名詞。《Current Biology》的編輯則似乎有意在學術雜誌和流行雜誌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如《非洲一種屎殼郎利用糞球來降溫》、《一種屎殼郎跑起來像一匹駿馬》、《為什麼有的人想睡就睡?》、《為什麼人到了陌生地會睡不好》等論文都曾出現在《Current Biology》上,《Current Biology》的搞笑和好玩,並非輕浮和淺薄,而是旨在通過發表那些好玩的研究,讓人開懷大笑,並享受腦洞大開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