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像智者一樣勸慰別人,像傻子一樣折磨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