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不必逼自己去做不像自己的那種人,強大固然是好,但脆弱和柔軟也沒有什麼過錯。一個人不用活得像一支隊伍,一個人只要活得像一個人就行了,有尊嚴,有追求,有夢想,也有軟弱和頹廢的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