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道元禪師從中國學禪回來時,有人問他修到了什麼。 禪師說:「別無所獲,只修得一顆柔軟心。」 柔軟心,即是忍辱之心,禪者非柔軟心不修。在我們的心中,總有一種堅硬的東西,即是自高自大,侮慢他人,似乎它就是最偉大的東西。然而從禪的角度講,我們必須修柔軟心,沒有柔軟心,就不能達到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