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南朋友,他喜歡在充滿陽光的下午坐在窗台上,手中靜靜地拿著一本書,遠看在閱讀,近看在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