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人,總是會在世上總也留下了一些東西,有形的,無形的,充斥著這本來已是擁擠的空間。和許多人說的一樣,身體形式都不重要,境由心造,一念之間可以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