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恨的人也要敢愛,這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敢愛的人也要有寬容恨的胸懷,這才是一顆柔軟的慈悲心。修行,也並不是追尋多麼高深莫測的境界,它只是與真實的一場戀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