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真的傻瓜,只是曾經為你心甘情願。現在,我也學會對你偽裝了,不冷不熱,不咸不淡。然後聽你輕輕地說,你變了。我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