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差不多都是相同的重複。昨天和前天顛倒順序,也沒有任何不便。我不時想,這叫什麼人生啊!但也沒有因此感覺光陰虛度。我僅僅是感到驚訝,驚訝于昨天與前天毫無區別,驚訝于自己被編排入這樣的人生,驚訝于自己留下的足跡甚至還未及認清,就在轉瞬間被風吹走,變得無影無蹤。——村上春樹《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