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年過去了,我們仍然需要王爾德的毒舌,來抵抗今天的庸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