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網

網站認證
2017年1月7日 13:09

【機器寫的詩和電視里的遠方】孟津:圍棋現在就被機器征服,錯在它以勝負為界,判斷相對簡單。而詩詞,並沒有勝負的界限,只有情感和喜好的感覺,而這一感覺,又因人而異,複雜度比圍棋不知高了多少。不過,如果有超九段的詩機,為什麼沒有可能寫出能感動大部分人的詩?http://t.cn/RM5ws9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