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冠之年,就橫下一條心要大幹一場;而立之年,歷經風雨10年,貌似是有了一些家底兒,卻仍然生出二心,有些人因為看不清未來,開始尋找新的出口;不惑之年,精疲力竭,所以渴求心靈平和,為煥發生命第二春作積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