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報

媒體認證
2017年1月24日 11:36

【http://t.cn/Rx2Sw6s】當遺傳學家Daniel MacArthur開始工作時,第一件事是打開辦公通訊App——Slack。在系統中,他瀏覽了實驗室中23位科學家在不同頻道留下的數百條信息和文件,有些是報告項目進展的,有些是尋求幫助的。《自然》雜誌報道稱,從2014年4月以來,實驗室成員已經在Slack上留下了超過40萬條信息。對於在馬薩諸塞州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博德研究所工作的MacArthur而言,該工具讓實驗室之前使用的多種通訊方式都被棄之不用了,尤其是電子郵件。從某種程度上說,Slack並沒有比其他通訊App提供更多服務,但許多實驗室愛上了它;吸引研究人員的是它簡潔流暢的用戶界面,自動化腳本可以將外部信息導入Slack,或在輸入某些指令后,能打開其他軟體。[思考]【《自然》相關報道 http://t.cn/RIB81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