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生離,太像死別。雖然還是頻頻地說著「再見」,卻永生沒有再見的機會。不是不能,而是不願。 ——葉傾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