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怨恨那些在你低谷期離去的人,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沒有好壞對錯,只有值與不值。你需要做的就是飽嘗孤立無援為你帶來的苦楚,然後拚命地熬出頭來,給自己也有重新選擇的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