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發現了糊塗,取名中庸;老子發現了糊塗,取名無為;莊子發現了糊塗,取名逍遙;墨子發現了糊塗,取名非攻;如來發現了糊塗,取名忘我。。。世間萬事惟糊塗難也。。。有些事,問的清楚便是無趣。佛說,人不可太盡,事不可太盡,凡事太盡,緣份勢必早盡。所以有時,難得糊塗是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