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僅是去與煩惱握手言和,更要去認識煩惱的虛幻,煩惱何曾來自外境,從來都是自心的產物。能包容,天下哪有對峙;能寬闊,世間何來怨愆。所有的負面情緒,從來都不是埋怨生活的借口,恰恰需要的是自我的自省和自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