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首先是要對自己盡我們的責任;我們原始的情感是以我們自身為中心的;我們所有一切本能的活動首先是為了保證我們的生存和我們的幸福。所以,第一個正義感不是產生於我們怎樣對別人,而是產生於別人怎樣對我們。——盧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