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公園

網站認證
2017年5月15日 8:06

【回答網友】亞特蘭蒂斯真的存在嗎?卡爾薩根的結論是:不存在。在《魔鬼出沒的世界》中,卡爾薩根描述如下:

「在某種程度上說,他讀了不少書。他知道各種根據推測而得出的很少有人知道的神奇的事情,比如說,「沉沒的大陸」大西洲和萊姆里亞。他非常熟悉可能即將開始的海底探測,海底探測將會發現那些曾一度輝煌的文明時代的倒塌的拱柱和破碎的伊斯蘭宣禮塔,而現在對這些遺迹造訪的只有那些在深海產生冷光的魚和傳說中巨大的斯堪第納維亞海妖。但是,儘管海洋中蘊藏著許多秘密,但我知道沒有任何海底照片和地質的證據能證實大西洲和萊姆里亞。就目前科學的研究水平來看,它們從未存在過。我有點勉強地告訴了他我的看法。

當我們在雨中行駛時,我能夠看出他逐漸變得有些怏怏不樂。我否定的不僅僅是一些錯誤的說法,而是他內心生活中蘊藏著的寶貴的東西。

在真正的科學中還是有許多東西同樣令人激動、更加神秘莫測、更具智能的挑戰,還有許多接近真理的東西。他知道星際間寒冷稀薄的氣體里存在著醞釀生命的分子結構團嗎?他聽說過在400萬年前的火山灰里發現了早期人類始祖的足跡嗎?是次印度板塊撞擊亞洲板塊從而導致了喜瑪拉雅山脈的隆起嗎?病毒是怎樣將DNA像針一樣刺過有機體的防線並改變細胞的複製功能的?如何利用無線電波找尋外星智能?為埃卜拉啤酒的優良品質大作廣告的是指新發現的埃卜拉古文明嗎?不,他從未聽說過。他甚至對量子不確定性沒有起碼的了解。他認為DNA只不過是三個經常寫在一起的大寫字母罷了。

非常健談,聰明而又好奇的「巴克利」先生幾乎對現代科學一無所知。他對宇宙間的神奇事物具有本能的好奇心,他想了解科學,但是科學在未到達他的面前時就已經消失殆盡。我們的文化主旨、教育體系以及大眾媒體毀了他。我們的社會為傳播假象和混亂開了綠燈。我們的社會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如何鑒別真正的科學和廉價的模仿。他對科學方法一無所知。

目前有數百本描寫大西洲——據說是在1萬年前存在於現在大西洋上的神秘陸地(亦有說其地址定在南極洲)的書。關於大西洲的傳說可追溯至柏拉圖,他對這塊大陸的描述也是來自早期人們的道聽途說。最近還有書籍很具權威性地描述了高度發達的大西洲時代的技術、高尚的道德水準和精神生活,那個到處生活著居民的大陸沉沒在波濤下的悲劇故事。還存在著大西洲的「新時代」,那時有「先進科學傳奇般的文明」,而這種科學主要是研究水晶球的「科學」。在三本同樣主題的書中,有一本卡特利納·拉斐爾所寫的名為《水晶球啟蒙》的書——此書應對風靡美國的水晶球狂熱負主要責任——大西洲人的水晶球能看透別人的心事,傳遞思想,是解讀古代歷史和埃及金字塔的建造結構和起源的知識寶庫。書中沒有提供任何哪怕接近於證據的東西來說明其結論的可靠性。(水晶球占卜熱的死灰復燃是在真正的地震學科學的最近一項發現之後開始的。人們傳說,研究發現,地球的內核可能是由一個巨大、幾乎不含雜質的水晶球構成的,而實際的研究結果是金屬。)

有些書——例如多羅迪·維塔萊諾的《地球的傳說》——很富同情心地將地中海上的這個小島解釋為是在一次火山爆發中毀滅的,或者某個古代城市在一次大地震后沉沒于科林斯海灣。這個說法,就我們所知,可能是傳說,這種災難根本不可能毀滅一個創造出了不可思議的先進技術和神秘文明的大陸。

在公共圖書館、報攤雜誌或黃金時間的電視節目里,我們幾乎從來沒有在海底大陸擴張研究、板塊構造研究,以及海底的勘測圖中發現過任何真實的證據。而所有的證據都準確無誤地表明,在歐洲和美洲大陸之間從未有任何大陸存在過。

騙人的說法專騙輕信者,關於這一點,人們普遍承認。但是,用懷疑的精神看待事情卻要難得多。懷疑主義不容易被人們接受。一個精神生活完全依賴於大眾文化的即聰明又具有好奇心的人,在他所接受到的像大西洲這樣的信息中,有成百上千倍的可能性是未進行過任何批評的無稽之談,而不是認真而審慎的、公正的判斷。

也許巴克利先生應該知道,對於大眾文化向他大量播撒的各種傳聞,他應該持更嚴格的懷疑態度。但是除此以外,我們很難說這是巴克利先生的過錯。他只不過簡單地認為,那些最廣為流傳的、最容易獲得的信息都是對的。由於單純無知,他被社會體系誤導和迷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