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大學,突然發現,原來我們和大多數人都是既沒壞到形同陌路,也沒好到推心置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