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那種經歷了大風大浪,卻還平靜地像只是下雨時踩濕了褲腳一樣的人。那樣的人性格里有一種荒腔走板的力量,也溫柔,也不慌不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