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覺得成熟是越來越寬容,什麼都可以接受。相反,成熟應該是一個剔除的過程,知道最重要的是什麼,知道不重要的是什麼。而後,做一個簡單的人。——《阿甘正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