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是審美的,結果糾纏在丑中,最後都審了丑;心是收藏快樂的,結果困於計較中,最後都盛了痛。不是生活有多少,自己就要清楚多少。幸福的能力,其實就是取捨的能力和過濾的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