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麼天生一對最般配,只不過是一個懂得遷就包容另一個懂得適可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