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歷史的維度看待興衰,並不妨礙我們投入日常生活,為短暫的成敗努力。同樣,身處日常的爭鬥中,也不妨礙我們抽身遠望,以更宏大的視野看待勝敗生死,以便更好地了解我們瑣碎努力的長遠價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