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們可以換一種問問題的方式。不必問,在一艘快沉沒的船上只能救一個人要救誰。而是在一個空氣微涼的夜晚你願意和誰一起喝一壺清酒,放一束煙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