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網

網站認證
2017年9月14日 15:37

【http://t.cn/RpjwQjf】李泳:老牛之所以關心編年,是他懷疑古希臘的史詩,懷疑歷代古帝王的世系和年代-——他自誇他的編年既合乎自然和天文,也合乎希羅多德;雖然不說年代很精確,但誤差不過幾年或十來年,不會差更遠了。讓編年合乎天文是他的自然哲學的自然思維,但另一方面,他又相信神話的歷史淵源。

老牛考察了埃及、希臘、亞述、巴比倫、所羅門和波斯,很遺憾沒有印度和中國,他的視力大概還沒能飛到「遠東」。我們的文字記錄遠比希臘和埃及多,不知他會如何用天文學來為我們重編一個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