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報

媒體認證
2017年9月27日 12:32

【我並不是什麼戰士,但我有些固執:她設法將恐龍古生物學轉變為分子科學。】
Mary Schweitzer在《科學》和其他期刊發表的一系列文章中的證據挑戰了關於化石是什麼的傳統觀點:原始骨骼的石頭副本。Schweitzer說,如果那樣的「石頭」包含來自活著動物的蛋白質,「我不知道定義應該怎樣下」。

研究人員可利用分子方法找出恐龍的家譜樹,並得到關於長期以來存在的問題,如恐龍是溫血還是冷血動物,以及什麼時候羽毛被開始用於飛翔等問題的答案。Schweitzer的發現如果得到證實,或可一瞥恐龍肉。

但目前除了Schweitzer和合作者之外,沒有人能夠重複他們的研究。這項關於古蛋白質或古蛋白質組學的研究正在啟動,每周都會出現挑釁性的新結果,但大多數來自距今數千年或數萬年的樣本——均比Schweitzer的恐龍年輕好幾個數量級。

一些人的態度比較苛刻,認為Schweitzer的蛋白片段來自於細菌或是污染物。儘管Schweitzer進入這一領域時間較晚,而且她不同於常人的背景使她在這個被男性主宰的領域像個旁觀者,但她並不膽怯。她已經花費數十年積累證據。現在,在地獄溪探險中,她希望找到新的、保存完好的、其中可能含有古蛋白質的化石,從而形成使懷疑者信服的新證據。「我不在乎他們怎麼說我。」她說,「我知道自己的研究做得很好。」
http://t.cn/R0oDy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