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在於長度,而在於寬度。意指生命重在質量。我們可以看到,老年的人生是可悲的,幼年少年的人生則是糊裡糊塗的,這是人力無法改變的,所以人要提高生命質量,關鍵還在於青中年。過好二十歲到五十歲這三十年就可以了,即使五六十歲就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