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網

企業認證
2018年8月3日 12:11

【http://t.cn/RedmaH2】「抽論文這口鴉片已經很久了,雖然知道帶來的快感是神經被毒害時產生的假象,但我還是難以捨棄。」一位兩鬢斑白、未老先衰的學者跟我漫無邊際地吐著思緒。
「你做點實實在在能用的研究,不好嗎?」我小心翼翼地答著,生怕無意中貶低了學者的水平,要知道一般學者不怕沒錢沒地位,就怕人家說他學術水平不行。我的記憶里突然閃現了另一位教授,命運之神有時真的補償過度,這位先生本來與教授這個貌似崇高的稱號無緣,但機緣巧合居然得到了,後來他就三句話不離「大教授」三個字,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教授職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