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分手,說不甘心這輩子只和一個平庸男人一起。他黯然去別城打拚,十年後事業有成,依然愛她。也聽說她嫁給有錢人生活安逸但不快樂。後來他被邀請參加同學聚會,知道她也來他故意穿得落魄潦倒,有人奇怪,他說:我要讓她相信當年拋棄我的選擇是正確的,這樣她現在會感覺幸福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