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人不必探盡,探盡則多疑。知人不必言盡,言盡則無友。責人不必苛盡,苛盡則眾遠。敬人不必卑盡,卑盡則少骨。讓人不必退盡,退盡則路寡。再多的闡述,也抵不過時間的驗證;再多的解釋,在事實面前也是多餘。必須要經過一些事,才能看清一些人;一定要看清一些人,才能讀懂一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