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過的不是不曾遇見,而是遇見了,也得到了,又匆忙的失去,然後在心底留了一道疤,它讓你什麼時候疼,就什麼時候疼,你連反抗的權力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