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備胎,也不玩曖昧,我把我所有的溫暖和寬容,淫蕩和撒嬌,眼淚和笑容,好脾氣和孩子氣都給了你,可你還是離開了。和你分開后,喪失了喜歡人的能力,感覺沒有人能走進我的世界了。讓我怎麼再收拾好自己重新給別人,可能要很久很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