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曾經說過,放手如同拔牙拔掉的那一刻,你會覺得解脫。但是舌頭總會不由自主,往那個空空的牙洞里舔一天數次,不痛了不代表你已完全無視留下的那個空缺,永遠都在間或甚至異常挂念,適應是需要時間。但牙總是要拔,因為太痛所以終歸還是要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