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避開無事時過分熱絡的友誼,這使我少些負擔和承諾;我不多說無謂的閑言,這使我覺得清暢;我儘可能不去緬懷往事,因為來時的路不可能回頭。我當心的去愛別人,因為比較不會泛濫;我愛哭的時候便哭,想笑時便笑;只要這一切出於自然。我不求深刻,只求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