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一個朋友給我講過一個故事,一棵樹愛上了馬路對面的另一個棵樹,我問她然後呢,她說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很久以後我才懂,不可能的事,開始就是結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