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殘」的張一山:我也不是憑這張臉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