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父親的話:陪媳婦待產,她疼得撕心裂肺,我抓著她的手直掉眼淚,一半是心疼一半是害怕,我從沒見過她露出那種絕望痛苦的表情。等到她生完推出來,已徹底虛脫。我沒顧上孩子,先去摸她的額頭叫她名字。真的,看到那段經歷后,你會發現生活中的一切爭吵和不如意都微不足道,沒有任何理由不去愛護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