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系出名門,一生鍾愛束身旗袍、流蘇披肩;她被譽為「民國四大才女」之一,傅雷稱其「我們文壇最美的收穫之一」。她曾說,「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via人民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