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後來的我們,都沒有再聯繫,我不知道你過得怎樣,就算偶爾想起也只是用以前的記憶填補,我能做的是再怎麼想念都不去打擾。因為你只是過去,並不是唯一。我會記得你,然後愛別人,如此餘生,各自安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