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值不值得你窮極一生去喜歡,不是看他能對你有多好,而是看他心情不好的時候能對你有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