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東西,並不是越濃越好,要恰到好處。深深的話我們淺淺地說,長長的路我們慢慢地走。沒必要著急,想得太多會毀了你。若是註定發生的事,它一定會發生,在合適的時機,和對的人一起,因一個最恰當的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