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狀態傳照片,不是為了告訴誰,我吃什麼了,做什麼了,和誰在一起,更不是要得瑟給誰看。而是當自己悄然老去,搬著凳子無事可做曬太陽的時候,能拿出自己的流水式日記,細數和朋友在一起的歲月,自己年輕時的容顏。證明這個世界我來過,活的真實而精彩。只願老了回憶起來,有一個嘴角上揚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