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踏實篤定的人親近,看生活被支撐起來的樣子,而不是被虛妄膨脹。我們曾經幼稚的虛榮心,遲鈍的是非觀,都該被打磨成應該成為的樣子。需要被放下的,一直松不了手的,也該好好地道別了。」—— 德卡先生的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