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殘忍和寬大的地方在,任何美麗和傷感都被模糊得沒有了當初犀利的色彩,只是一抹淺淺的隱痛或者淡淡的笑意,但不會消失,永遠深藏在血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