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我們說放下了,其實並沒有真的放下, 我們只是假裝很幸福,然後在寂靜的角落裡孤獨地撫摸傷痕。 ​​​​